GMIPS实录:医疗器械公司的AI专利布局及策略

更新时间:2021/6/28 14:04:23点击:714 YIPEVENTS

6月2日-4日,由YIP Events及旗下新媒体“知产前沿”联合举办的“全球医疗器械知识产权峰会”在深圳召开,本次大会吸引了300余位医疗器械IP人报名,同时有800余人线上参与直播观看,为海内外医疗器械知识产权机构及从业人员提供了高价值的信息交流平台。


6月4日下午大会的小组讨论环节,现场群贤毕至、大咖云集,与谈嘉宾围绕着“医疗器械公司的AI专利布局及策略”的主体展开交流和探讨。小组讨论由上海弼兴律师事务所主任合伙人薛琦主持,东软集团知识产权中心主任李千江、迈瑞知识产权总监杜建光、商汤科技 知识产权副总监刘婵及美国飞翰律师事务所上海办公室徐可一律师参与讨论分享,以下为此次讨论的文字内容整理,供交流参考。



在进入正式讨论开始之前,主持人薛琦律师首先做了一段简短的开场白,介绍医疗器械行业是一个融合了多学科、多技术的部门,而且近年来与AI技术的结合越来越紧密,因此此次讨论的主题紧密契合产业实际,该话题也颇受同行们的关注。

本次小组讨论分为自由发言、主持人有针对性地向嘉宾提问和观众互动提问等环节。


一、自由发言环节

第一位发言嘉宾是东软集团知识产权中心的李千江主任,他以东软集团旗下的智慧医疗公司推出的“云医院”模式为切入点,谈到他个人对于医疗器械行业AI专利布局的理解和认识。李主任认为,专利布局类似于下围棋,关乎一家科技企业在相关市场上的生存和争夺市场份额,AI专利的布局需要遵循一个原则——“以始为终”,其中的“始”指的就是专利布局,而商业目的则为“终”,亦即专利布局要以实现企业的商业价值为目标,企业能否通过专利布局获得更多的商业利益,这就是一项衡量专利布局策略好与坏的重要标准。



(东软集团知识产权中心主任李千江)

第二位发言嘉宾是商汤科技知识产权副总监刘婵女士。首先,刘女士从技术角度出发,指出AI视觉与医疗领域结合产生的功效:一是辅助医生阅片和诊断从而准确定位病灶;二是帮助医生实施术前规划,比如说精准地向医生提供软骨组织的切除厚度数据;三是借助AI视觉进行三维重建,帮助医生更加直观了解病人的器官和骨骼。其次,刘女士立足宏观角度提出,企业专利布局的出发点应当是围绕自己的技术和产品,AI技术企业的强项和特性在于算法,但专利法不保护算法本身,因此企业需要思考如何通过技术方案的方式将算法技术纳入专利的保护客体范围内;而从微观角度来看,AI企业医疗领域的专利布局策略包括两个关键点:其一,AI算法和底层技术是一家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应当重点保护;其二,在布局外围应用场景的专利时,由于容易侵权举证是高价值专利的重要体现,与维权难度息息相关,因此,在撰写专利申请文件的时候应当考虑如何涵盖自身产品和竞争对手产品的技术要点,实现专利保护范围大、稳定性强且容易侵权举证的目标,从而使获得授权的专利成为一项真正意义上的高价值专利。最后,刘女士分享了企业专利风控的“三步走”战略,即高危专利的定位发现、相关处理和监控。其中,定位发现高危专利有两条路径,一是从产品出发去实施FTO,即侵权风险排查,二是从权利人角度出发对企业的竞争对手持有的专利进行周期性监控,而处理的手段则包括针对高危授权专利提起专利无效请求、针对公开的专利申请则去提公众意见来尽量阻止其获得授权。她强调,企业建立良好的专利风控体系非常有必要。



(商汤科技知识产权副总监刘婵)

第三位发言人是来自美国飞翰律师事务所的徐可一律师,徐律师对比了中美两国专利申请的实务差异,指出两国专利最明显的差异是申请费用,美国申请费高昂,一件专利在美国的申请费用可能是中国的四倍到五倍,因此,从法务角度来说,在进行专利布局时需要考虑成本问题,中国企业进入美国申请专利需要进行精挑细选。而从律师角度来看,徐律师建议客户应当将核心专利建立起专利网络,并且,构建知识产权组合时应当注重多样化,不要只局限于发明专利,同时也要关注商业秘密的固化、商标权的授权和版权登记。此外,徐律师也结合自己所遇到的案例,提醒企业应当做好防范专利侵权和被他人发起无效挑战的预防措施,例如,发明人不正确在美国可以作为专利无效的条件,还有就是企业在与雇员签订的雇佣协议中包含的职务发明转让条款上仿冒他人签字也是一种冒险行为,甚至可能会构成犯罪。


美国飞翰律师事务所徐可一律师

最后一位发言嘉宾是来自迈瑞的知识产权总监杜建光。首先,杜总重申了企业建立知识产权风控体系的重要性,认为知识产权风控是一项全方位和动态的工程,这里的全方位是指知识产权风险的管控不应仅局限于专利,其他的版权、商标和商业秘密也应当引起足够的重视,甚至与供应商交易时也应当注重风险管控。而且,知识产权风险管控是一个动态的过程、需要不断改进。其次,在谈到AI技术给医疗器械企业带来的机遇和挑战时,杜总认为目前的机遇在于国内外企业在AI技术方面处于同一起跑线,国内企业可以深挖某一技术分支领域取得局部优势。同时,AI技术可以将资深医生的诊疗经验可以转化为信息流和算法,从而有效提升诊断和治疗的效率,此外,中国的医疗数据量和样本量庞大,这对于发展医疗器械领域的AI技术是一项优势。至于AI技术带来的挑战,杜总则认为是确保AI输出结果的正确性,确保输出结果不会出现失效,还有就是怎么样挖掘AI技术在医疗器械上的应用场景。最后,杜总指出AI技术保护有商业秘密和申请专利的两种选择,对于外显性和侵权可视度差的AI技术更适合选择技术秘密保护。而在选择专利保护时,将AI技术的权利要求上位到应用场景的情况下是比较难以通过专利审查,而添加了过多的技术特征又会导致权利要求范围过小,致使专利价值过低。因此,医疗器械AI专利布局的侧重点在于:一是AI技术相比传统技术在解决现实问题的底层逻辑上是否有区别和创新点,二是一项技术在解决医疗器械与AI技术结合应用所产生的新型技术问题上有什么关键的技术路径。


二、主持人提问环节

在小组讨论第二阶段,主持人薛律师向在座的小组讨论嘉宾们提出一个问题:“医疗器械行业AI技术相关的专利布局与一般行业的专利布局在宏观层面或者微观层面上相比到底有什么不同点,或者有哪些需要注意的地方?”

李千江主任认为,目前,我国医疗器械行业的AI技术专利领域主要还是算法专利,包括大数据的处理、人工智能的文本识别和机器学习,此外涉及区块链的AI技术专利也比较多。但是,我国部分企业的专利样本量和发明点数量仍然比较少,所以专利布局还在起步筹备阶段,要等到企业专利具有一定存量以后再具体规划专利布局。


杜建光总监提出,医疗器械行业的AI专利布局在宏观层面上与其他行业的布局策略区别不大,分为“规划——总结——执行个案”三个步骤,并且需要加强专利的个案质量。但从微观角度上看,医疗器械行业的AI技术侧重点有其鲜明特性,主要集中在临床应用、场景应用等方面,而且AI技术应用和解决医生诊疗的痛点结合紧密。


(迈瑞知识产权总监杜建光)

徐律师则认为,对于医疗器械的AI专利,如果是底层算法和底层技术开发,那么这些专利布局可以范围尽量广、技术角度尽量多、概念尽量上位而如果是应用层的专利,那么其布局应当具有针对性,可以聚焦某一产品和细分的技术领域,并且根据用户的反馈不断改进技术方案。目前,国内医疗器械企业持有的AI专利仍然是偏重应用型的,而AI底层算法主要还是由国内的IT公司在研发。徐律师强调,专利布局应当注重多样化,不能仅局限于发明专利,其他的专利类型例如实用新型和外观专利的布局也要重视起来。


刘婵女士用一句话总结她对于这个问题的看法——“该布的多布,不该写的不要写”对于前半句话,她解释道,技术发展初期建议多进行专利布局,此阶段还不需要考虑垃圾专利和价值这些问题,因为在技术起步的时候无法预判其价值,所以应当先下手为快,尽早布局相关专利,抢占先机的同时也要注重不同专利技术类型的组合,如果是底层的算法专利就尽量作上位描述,脱离本身的模型训练。另外,算法和产品功能结合、具体应用场景也是一个专利布局点,但需要考虑一定的创造性。至于“不该写的不要写”,刘女士则提醒专利申请人在对技术方案的权利要求和说明书进行撰写时,尽量避免让专利审查员觉得这项技术是一种疾病诊断方式或者智力活动规则,避免不符合专利保护客体要求的情况;同时,在新冠疫情的背景下,针对一些医疗辅助相关的申请专利,专利申请文件中也要避免“新冠肺炎”等热点词汇,这会给专利申请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编辑Shaw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