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IIPS 实录:智能终端企业海外专利布局及知识产权风险管理策略

更新时间:点击:885 YIPEVENTS

峰会由半天的会前研讨会与两天的专题分享组成。会议主要围绕现有制度体系下如何最大化保护人工智能知识产权,企业商业秘密、著作权、数据保护与合规、专利的保护策略与挑战、人工智能产业标准化与专利池建设、出口管制政策与应对、开源软件、专利运营成果转化等前沿问题,同时就人工智能对知识产权制度带来的冲击、人工智能产业各参与主体的法律诉求、全球主要国家及地区人工智能领域知识产权政策的发展进行深入讨论。



12月11日上午11时许大会进行了当天的第二个小组讨论,本次讨论由由万慧达知识产权合伙人李江先生担任主持人,由美的集团IoT事业部的知识产权负责人樊思远先生、小米公司人工智能知识产权专家刘超先生、紫藤知识产权运营有限公司的张娜总监和商汤科技知识产权高级经理刘婵女士为与谈人,本次讨论围绕“智能终端企业海外专利布局及知识产权风险管理策略”话题展开。

“知产前沿”新媒体将此次小组讨论的要点整理成文以飨读者,供参考学习。


李江先生率先就该主题提出了自己的理解。未来万物皆终端。企业的传统业务随着产品迭代更替,逐渐智能化、物联网化。在这一过程中,企业必然面临终端海外布局和知识产权风险管理策略问题,这本质上是攻与防的配合。





一、AI时代的企业转型——美的经验
樊思远先生为大家分享的是家喻户晓的美的公司如何在AI席卷的时代成功转型。


(一)全新挑战

美的集团的IoT(Internet of Things)事业部的前身是成立于2013年的美的智慧家居研究院,作用定位为智能家居的共性研究,对美的的智能转型来说至关重要。

曾经的美的是传统的制造类企业,专利风险对策较为简单。企业内部风险防控重点在于自主研发的价值高、难以被取代的核心技术,包括专利风险调查、专利规避以及与其他公司的专利交叉授权,或是布局自己的专利武器库与其他竞争对手实现军事竞争格局。而非关键性技术会从供应商采购,以协议的方式约定供应商为企业提供知识产权担保,供应商再由上游供应商提供技术担保,以分担风险。总体而言,

智能化的发展使得大数据、无线连接技术等跨界技术不断引入到家居领域,形成新型的智能家居行业。在通信领域涉及到许多标准必要专利;蜂窝网络技术或是WIFI技术的专利权人转向对终端直接授权专利,风险转嫁到了终端设备厂商,而无线通信模组、无线通信芯片等制造商逐渐免除了被收取专利费的风险。供应商逐渐不再为企业提供担保,全新的游戏规则向传统制造业的规则发起了挑战。

(二)冲突应对的思考路径

要化解智能行业规则和传统制造业规则的冲突,需要在更加细化的问题中理清思路:

第一,专利付费的“黑匣子”。

标准必要专利推动行业发展、为知识付费已成为共识。然而,专利是由各研发厂商自行申报的,我们无从得知其专利的底层技术如何、标准必要专利是否客观存在,以及专利权利是否完整、无瑕疵。这种不确定性引发了家居企业为专利付费的担忧,家居企业明显缺乏技术专业的谈判筹码。

第二,专利付费的成本与效益。

家电智能化在家电溢价中究竟发挥了多少效用?根据目前的观察,无线通信和AI等技术能够为智能化家电产品带来约5%以内的溢价。从成本角度,为专利支付合理对价才为企业所接受。在蜂窝网络技术确定的模式中,对价是根据厂商提供的出厂价格确定费率或统一的费率进行定价,归根结底是以产品的整体售价推算。若企业为多项技术支付专利费,支付成本很可能超过产品本身售价、明显超过了智慧家居的溢价率。另外,企业为专利付费的结果究竟是增加自身的竞争优势,还是削减自身的成本优势?

智能家居对用户的需求产生了多少价值也值得关注。目前,用户购买家电的要求更多还是价格优廉、产品可靠,或者相信品牌的质量,表现出的对产品智能化的要求尚不强烈。智能家居的推广应当考虑的不仅仅是厂商的积极性,还要考量用户对智能功能的需求程度和支付意愿。

基于专利付费成本、溢价与用户需求关系的错综复杂,上述计费模式如何套用、调整才能实现效率最大化是重要的议题。

从行业发展的现实角度出发,智慧家居新兴产业还是需要以家居制造业掌握主要话语权,而不应当受通信行业的规则主导。

李先生对传统家电企业面临的挑战进行了补充。他认为,传统家电企业迎来AI时代,最核心的是定价问题和沟通问题。定价问题,更多涉及的是经济学和科学技术;沟通问题,需要的是时间。

  

二、企业知识产权风险管控——小米经验
刘超先生目前主要从事IP in house的工作,从企业的知识产权工作者角度分享我们如何做好风险管控。


(一)小米模式概述

小米的生态链模式相较于传统企业的商业模式是十分复杂的,生态链产品主要就是涉及AI的智能化家居产品,工作模式一类为自主研发制造;另一类为对外投资,将专业、精细领域的产品研发交给专业的人。第二类模式可能会引发企业的巨大风险,知识产权侵权也许难以发生在智能家居产品的AI算法上,但是,当AI的具体功能表现在了实际的产品上并投入市场时,知产侵权风险就会大幅度提高。

(二)风险最小化

虽然生态链产品模式有IP风险,但是在进行专利投资时,可以先行分析各个投资对象的专利,便能够在领域内优中选优。在每个项目中企业的IP风险防控都需要抓早、抓全,专利工程师必须在立项阶段就通过专利分析,把涉及到专利技术的项目内容检索出来,得出IP上的建议并传达至产品团队或公司管理层。存在风险时,企业需要整合出风险评估报告以形成竞争对手和投资专利的数据画像,并事先规划风险应对的手段。

具体的应对手段,需要从具体的情形分类讨论:如果根据分析搜索得发现项目内容可能涉及到现有技术,那么在发生诉讼时是否能保证立刻放弃该专利从而屏蔽风险?如果某项现有技术专利属于领域首创,我们的产品就需要采取一些规避设计。如果规避设计无法避开侵权风险,那么可能就要放弃立项。如果风险无法成功规避,且项目必须要完成,企业就需要留备用金提高产品成本。如果我们投资的专利企业相对于其他竞争者而言专利储备较充足,一旦发生专利诉讼便可以与相对方相互制衡。

风险评估过程中,不可单纯分析专利,还需要根据竞争企业的商业方式分析他们的诉讼进攻模式和容忍度,估算诉讼发起的可能性,了解其发起的是单纯专利诉讼诉讼或是结合其他知识产权的复合型诉讼。规避企业诉讼模式也是减少风险的方法之一。

(三)专利对企业赋能的影响

规避IP风险的最好方式就是在技术上占据领域内的绝对优势。例如,AI与5G都是技术趋势,小米正在做关于5G技术融合到AI的产品上的发展趋向报告,在最前沿的领域中提前进行专利布局。

专利赋能企业必须注重专利研发的专业性。几年前,小米进行了一项制造电饭煲的“新国货”计划。起初,小米以日本电饭煲特有的发热技术为始发点进行了专利检索,将该技术领域内最资深的、手握发明专利数量最多的日本电饭煲发明者请来,将电饭煲技术与小米自己的IoT技术相融合,最终产出了带有小米IoT技术的智能电饭煲。传统家电必然会进入技术先进化、智能化,我们需要注重传统技术与自己的技术融合,处于行业先占地位,方可规避风险。

(四)风险评估制度

企业规模大,知识产权工作人员的工作量随之增加,所以企业内部需要建立和完善风险评估制度,甚至是让每个产品都经过信息化评估,避免风险因素的遗漏。产品都是不断迭代的,所以多产品的风险评估也需要不断更新升级。可以将先前分析产品或者领域的结构保存下来,基于原始结构进行再分析,提高工作效率。


三、海外知产风险防控
刘婵女士聚焦于海外知识产权风险防控,分享自己的经验与看法。


(一)企业内部侵权风险防范    

海外的知识产权工作包括知识产权的专利资产布局和海外知识产权风险防范,根据外企经验,两项工作的有序和稳定都有赖于企业内部构建完整有效的侵权风险防范的流程和制度,每一项工作都有章可循并严格遵循规则执行。通过在企业内部建立一个完善的知识产权风险防范的制度,一方面能够让企业所有相关人员了解到咱们海外知识产权风险防范的重要性;另一方面,能让具体的实施者和参与者了解到风险防范的具体操作方式。例如,商汤公司设立了公司海外产品知识产权侵权风险防范的工作指引,并且根据工作指引制定了公司产品发布知识产权审核的工作规范,对侵权风险起兜底核查的作用。

(二)竞争对手监控

企业大部分的知识产权风险来自于竞争对手。通过对企业所处的技术领域的海内外主要竞争对手进行定向专利监控和风险防范,不仅能够直接降低企业知识产权风险,同时能够间接获取到竞争对手在海外的产品特点、专利布局情况等。这为企业海外的市场竞争提供非常有效的支持。

(三)企业知产人才队伍培养

海外知识产权风险防范的实施,归根结底有赖于企业内外部专业人员的执行。针对性的培养计划,对建立一支有经验、有效率海外知识产权风险防范人才队伍有着不可取代的意义。此外,还需要构建外部专业服务体系,特别是知识产权专业的代理机构、律师事务所,对企业风险防范项目的实施起到专业支持。


四、终端企业知产风险管理与海外专利布局——紫藤经验
图片
我们需要思考,适用什么样的科学方法论,才能使得日常的专利布局、风险排查、诉讼应对工作显得更加顺畅合理?

(一)风险识别

第一步,从企业自身技术和产品出发,产品立项、上市前进行风险排查,排查技术、产品是否存在潜在侵权风险。

第二步,如果企业在海外市场占有一定的份额,如何应对产品流通至海外时收到的律师警告函?如果积极应对,是否会招致更多警告?

第三步,关注同行的诉讼情况,了解权利人的诉讼历史、诉讼风格、稳定性,判断我们是否可能侵害权利人主张的专利权。

(二)风险分类与应对

基于风险识别,可以将风险分为一级、二级、三级。我们需要对一级风险予以高度关注,注重与财务人员、市场人员进行有效的内部沟通,防患于未然。

应对一级风险,首先要了解风险的地域性,因地域的法律体系、对知识产权保护的力度不同,决定了我们的技术与产品可能产生的风险高度不同。如侵权产品进入美国,可能会面临较高赔偿,甚至导致产品无法进入相关市场的风险结果。

其次,应对态度保持明确和积极。部分NPE(Non-Practicing Entities)可能拥有非常有实力的专利包,部分NPE可能对发起诉讼十分积极。类似的侵权诉讼有一个特点,即快速和解结案,要重视谈判的最终条款,把握合理的费率值。当然,也有不可避免的拉锯战,需要与对方良性沟通,为自己争取时间,寻求双方利益的契合点。

所以企业在与合作方协商过程中需要有非常明确的态度,将谈判成本在前期摊薄,提前做好风险罗列与分析、专利稳定性分析、侵权可能性分析、后期规避可能性等准备。

(三)外部辅助  

初创型企业或微小型企业,人员较少、资源有限,但需求量、工作量不小,那么企业就必须考虑如何通过专业机构为企业进行海外布局,利用外部资源将有限的资源投到刀刃上。而大型企业,内部分工布局体系较健全,在企业创新产品上市前专业的第三方机构即介入产品规划和专利布局方向,这是深度合作。紫藤的愿景正是成为全球创新企业的IP服务商。

产品的立项或上市的风险防控,需要在规避设计时请专业律师出具一份FTO(Freedom To Operate)报告,作为在诉讼中避免被认定为恶意侵权的证据。


五、企业并购中的知产战略
刘经理基于小米生态链投资策略分享了企业并购中的知识产权战略经验。小米的生态链投资并购过程中提倡各企业的独立性,在扩充生态链规模的同时要保持企业的自由发展。如果生态链公司有自己独立的知识产权部,有自己强大的知识产权储备和管理功能,可以自己主持事务;规模小的企业在知产管理稍有欠缺,小米可以给予其一定指导和培训。

小米于2017年与诺基亚达成交叉许可,购买了其一部分专利。出于对知识产权的尊重和企业正常商业运营的考虑,要在专利付费过程中平衡的企业成本与企业的商业运作,合理的专利费能够推进企业国际化进程。也许我们还可以赋予专利许可更加丰富的内涵,由单向的许可转向互利共赢,充实合作双方的科技实力。

关于美的收购库卡,樊经理解释道,双方的收购协议规定要保证库卡的知识产权独立性,所以未做知识产权的整合。


六、国际诉讼初探
海外诉讼成本主要以律师费用和案件和解成本组成。以美国案件为例,据统计,从应诉到开庭之前和解,仅律师费即可达到约150万美元,和解费用需要另外计算,这导致了企业在海外布局面临的诉讼风险巨大。现在,为了帮助企业应对高风险的国际诉讼,出现了海外诉讼风险保险,适合于小型企业作风险应对参考。

紫藤运营公司有一个部门是许可诉讼争议部门,每年约管理50多起诉讼案件,帮助面临诉讼的中国企业实现与美国律师的对接,或者通过内部律师和美国律师外部合作的模式。这种内外联动模式可以分担企业的四方面担忧:一是检索,美国律师按小时计算无效检索和分析的费用;二是证据收集,国内企业的证据收集都是在国内进行,如果美国律师到国内取证,所有的差旅费需要企业承担;三是企业内部人员培训,到discover阶段培训企业内部人员做充足的准备;四是许可谈判支持,以专业机构的实际经验带领企业规避谈判风险。